网站更换名称!

建立这个博客的时间是2010年4月22日,开始的名称是《走在路上》,开始感觉这个名字还是不错的,现在之所以改成现在的《倚剑静听雨》,也许是自己心中的侠客思想在作祟吧。呵呵。

收集了一些倚剑相关的诗词:

倚剑白日暮,望乡登戍楼。北风吹羌笛,此夜关山愁。回首不无意,滹河空
自流。

将军发白马,旌节渡黄河。箫鼓聒川岳,沧溟涌洪波。武安有振瓦,易水无
寒歌。铁骑若雪山,饮流涸滹沱。扬兵猎月窟,转战略朝那。倚剑登燕然,边峰
列嵯峨。萧条万里外,耕作五原多。一扫清大漠,包虎戢金戈。

东出卢龙塞,浩然客思孤。亭堠列万里,汉兵犹备胡。边尘满北溟,虏骑正
南驱。转斗岂长策,和亲非远图。惟昔李将军,按节出皇都。总戎扫大漠,一战
擒单于。常怀感激心,愿效纵横谟。倚剑欲谁语,关河空郁纡。

将军发白马,旌节度黄河。箫鼓聒川岳,沧溟涌涛波。
武安有振瓦,易水无寒歌。铁骑若雪山,饮流涸滹沱。
扬兵猎月窟,转战略朝那。倚剑登燕然,边烽列嵯峨。
萧条万里外,耕作五原多。一扫清大漠,包虎戢金戈。

自从别京华,我心乃萧索。十年守章句,万事空寥落。
北上登蓟门,茫茫见沙漠。倚剑对风尘,慨然思卫霍。
拂衣去燕赵,驱马怅不乐。天长沧洲路,日暮邯郸郭。
酒肆或淹留,渔潭屡栖泊。独行备艰险,所见穷善恶。
永愿拯刍荛,孰云干鼎镬。皇情念淳古,时俗何浮薄。
理道资任贤,安人在求瘼。故交负灵奇,逸气抱謇谔。
隐轸经济具,纵横建安作。才望忽先鸣,风期无宿诺。
飘飖劳州县,迢递限言谑。东驰眇贝丘,西顾弥虢略。
淇水徒自流,浮云不堪托。吾谋适可用,天路岂寥廓。
不然买山田,一身与耕凿。且欲同鹪鹩,焉能志鸿鹄。

客心暮千里,回首烟花繁。楚水渡归梦,春江连故园。
羁人怀上国,骄虏窥中原。胡马暂为害,汉臣多负恩。
羽书昼夜飞,海内风尘昏。双鬓日已白,孤舟心且论。
绣衣从此来,汗马宣王言。忧愤激忠勇,悲欢动黎元。
南徐争赴难,发卒如云屯。倚剑看太白,洗兵临海门。
故人亦沧洲,少别堪伤魂。积翠下京口,归潮落山根。
如何天外帆,又此波上尊。空使忆君处,莺声催泪痕。

关内昔分袂,天边今转蓬。驱驰不可说,谈笑偶然同。
道术曾留意,先生早击蒙。家家迎蓟子,处处识壶公。
长啸峨嵋北,潜行玉垒东。有时骑猛虎,虚室使仙童。
发少何劳白,颜衰肯更红。望云悲轗轲,毕景羡冲融。
丧乱形仍役,凄凉信不通。悬旌要路口,倚剑短亭中。
永作殊方客,残生一老翁。相哀骨可换,亦遣驭清风。

绿杨著水草如烟,旧是胡儿饮马泉。几处吹笳明月夜,
何人倚剑白云天。从来冻合关山路,今日分流汉使前。
莫遣行人照容鬓,恐惊憔悴入新年。

古城莽苍饶荆榛,驱马荒城愁杀人。魏王宫观尽禾黍,
信陵宾客随灰尘。忆昨雄都旧朝市,轩车照耀歌钟起。
军容带甲三十万,国步连营一千里。全盛须臾那可论,
高台曲池无复存。遗墟但见狐狸迹,古地空馀草木根。
暮天摇落伤怀抱,倚剑悲歌对秋草。侠客犹传朱亥名,
行人尚识夷门道。白璧黄金万户侯,宝刀骏马填山丘。
年代凄凉不可问,往来唯有水东流。

非岳不言岳,此山通岳言。高人居乱世,几处满前轩。
秀作神仙宅,灵为风雨根。馀阴铺楚甸,一柱表吴门。
静得八公侣,雄临九子尊。对犹青熨眼,到必冷凝魂。
势受重湖让,形难七泽吞。黑岩藏昼电,紫雾泛朝暾。
莲堕宁唯华,玉焚堪小昆。倒松微发罅,飞瀑远成痕。
叠见云容衬,棱收雪气昏。裁诗曾困谢,作赋偶无孙。
流碍星光撇,惊冲雁阵翻。峰奇寒倚剑,泉曲旋如盆。
草短分雏雉,林明露掷猿。秋枫红叶散,春石谷雷奔。
月好虎溪路,烟深栗里源。醉吟长易醒,梦去亦销烦。
有觉南方重,无疑厚地掀。轻扬闻旧俗,端用镇元元。